上海鼎翊
鼎翊動態行業新聞視頻新聞
> 新聞動態 > 鼎翊動態
向松祚:中國經濟轉型的重大障礙
2018-07-08 23:00:00

7月6日,著名宏觀經濟學家向松祚在出席第三屆國際保險節時發表題為《 中國經濟轉型的重大障礙》的主題演講,針對房地產、金融、創新、互聯網等領域,闡述中國經濟轉型的重大障礙,句句切中要害,發人深思。以下為演講全文。



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!感謝李海峰董事長的盛情邀請,在這么多人面前講話,感到非常高興,也非常榮幸。楊瀾女士已經預告今天她要挑起我和李稻葵教授之間小小的“戰爭”。如果沒有楊瀾女士的挑起我相信也會和李稻葵教授PK一下,我首先申明李稻葵教授是我非常尊敬的教授、學者,剛才他講了很多想法、觀念,確實我有不同的看法。

 

前面李稻葵教授講中國現在是青春期,美國是更年期,我并不認同。

 

中國的經濟現在處在一個非常麻煩的焦慮期,剛才楊瀾女士已經預告今天(7月6日)是中美貿易戰開打的日子。中美貿易戰大家討論了很長時間,我認為中美貿易戰是一副最好的清醒劑,告訴我們中國并沒有成為一個真正的經濟強國。這就像總書記前不久在湖北視察的五天時間,我印象特別深刻,五天時間內國家最高領導人每天至少講到兩次卡脖子的技術,我們還沒完全掌握。

 

所以我今天跟大家談的這個話題叫中國經濟轉型的重大障礙。如果我們不能下決心解決這些障礙,坦率的說這些問題不解決中國會過早進入焦慮期。

 

那么中國經濟轉型重大的障礙是什么?這么短的時間我不可能跟大家完全分享,我想有四個重大的障礙值得各位朋友一起思考。這是我個人的觀點,大家不需要同意我,完全可以反對我。

 



第一個重大障礙:中國房地產泡沫

 

第一個重大障礙就是中國房地產的泡沫。中國的房地產過去十多年的發展對中國經濟有重大貢獻,沒人否認。房地產對經濟重大貢獻絕不意味著,今天中國主要城市的房地產價格,無論從絕對價格還是相對價格都已超過很多發達國家。對于這一點我今天不展開講,各位都是金融從業人員,今天我們討論中國房地產的問題,主要從金融風險的角度談。

 

房地產當然是重大問題,因為社會融資、銀行貸款接近80%都是土地、房地產抵押。今天我們處在非常兩難的狀態,我們不想房價快速上漲,但是我們又擔心房價大幅下降。我認為房地產所伴隨的金融風險并非對中國經濟有重大的傷害。

 

那么,房地產對我們真正重大的傷害是什么?是北上廣深所有的中心城市房價太高,我們今天沒有多少年輕人,包括二十幾歲、三十幾歲的大學生、研究生、博士生,能夠安心下來、能夠沉下心來做基礎科學研究,有多少人能做數理化研究,有多少人想當工程師。沒有基礎科學研究,沒有最優秀的工程師,科技的創新、經濟的轉型那純粹是一句空話。

 

美國今天在世界的領先地位,以色列、英國在科技方面的領先地位,日本在高精尖的領先地位靠的什么?靠的是年輕人踏踏實實的努力幾十年。但是我們今天房價如此之高,我們有多少人可以沉下心來。

 

華為董事長、創始人任正非先生曾經當面問過我,“偌大的中國還能不能放下一張安靜的書桌”。這是中國今天創新第一個重大的障礙。

 


第二個重大障礙:人人都想搞金融

 

第二個重大的障礙是什么?我們幾乎所有的公司都想搞金融,人人都想搞金融。我不是批評在座的各位,你們做的是主業、正業。我們可以側目看看中國今天稍微出名的公司,無論國營企業還是民營企業,有幾家公司不去控股金融企業。

 

過去十年以來,上市公司融資規模大約10萬億,其中差不多50%并沒有投入主業,干嘛去了呢?投資房產、參股控股金融。看看我們今天的上市公司吧,三千多家上市公司的利潤,25家上市銀行就拿走了超過60%,所以人人都想搞金融,每個企業都想玩金融,每個地方政府都想玩金融,都想成為金融中心。

 

前不久北京有一個金融界論壇,李稻葵教授也在場,在論壇上公布了一個數據,2017年北京市金融業的增加值已占到地區GDP的17%,已經成為北京市第一支柱產業。很自豪的心情宣告,我聽完以后我實在不敢茍同,實在不敢恭維。

 

北京是全世界知識分子、科學家最集中的地方,全世界大學最集中的城市,為什么科技產業沒成為第一支柱產業呢?反而金融成為第一大產業。玩金融能玩出科技嗎?玩金融能玩出芯片嗎?玩金融能玩出汽車發動機嗎?我們今天必須要反思。

 

第三個重大障礙:偽創新

 

第三大障礙叫做偽創新。剛才楊瀾提到一個詞,偽球迷。我是一個偽球迷,我不太懂足球,但是我今天講的對中國真正創新的重大障礙是偽創新。

 

什么大眾創業、萬眾創新,搞得人心浮動、人心發癢。現在很多大學生,大一、大二、大三都不想上課,都不想認真讀書,都去搞創業。創什么業呢?搞個商業模式,圈個錢、估個值,最后上市套現。人人都講創新,人人都想套現。

 

我想如果我們不能解決這個問題,不能解決偽創新,不把真正通過創新引導到核心科技、工業的改進,我們的經濟轉型沒有希望。

 

第四個重大障礙:過度強調互聯網+

 

第四個障礙就是過度強調所謂的互聯網+。什么叫互聯網+?現在凡是沾上互聯網概念的股票就猛漲,以我粗淺的研究,真正的工業實力不是互聯網吧。今天世界能制約我們、美國能制約我們的是什么,互聯網是一方面,更重要是材料和工藝。

 

芯片行業的朋友講,你現在就把科技買過來,你花1個億。光將科技買回來可以造出芯片嗎?材料給你可以造出飛機發動機嗎?真正的工業革命必須從材料、工藝方面取得重大的實質性突破,材料和工藝依靠的是基礎科學,依靠的是數十年的積累和改進。

 

以上這些是我們真正的中國經濟創新、中國經濟轉型的四大障礙,我想最后跟大家提出的期望也是我對中國經濟的期望,也是我對中國政界、學界、企業界小小的期望,這個期望就是一句話,讓我們安靜下來,我們能不能安靜下來?

 

我們從上到下的心態要安靜下來,我們不要急于搞一個商業模式,今天估值10個億,明天估值100億套現。能不能把房價控制住,讓越來越多的學生能夠學習數理化,能夠學習工程。讓他們的偶像不是巴菲特,不是馬云,不是王建林,而是愛因斯坦、牛頓,是麥克斯韋,我們能做到嗎?

 

如果我們能做到,那中國經濟就要回到李稻葵教授說的青春期;如果我們做不到,中國經濟將很快從焦慮期變成更年期,甚至進入非常危險的老年期。

 

我希望今天在座的朋友能夠思考這些問題,你們可以不同意我,但是我提出的問題是存在的。謝謝各位!



關閉
内蒙古11选5前三直遗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