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鼎翊
論壇介紹論壇峰會在線報名
> 鼎翊保險 > 論壇峰會
丁當:中國壽險業的新機遇與好文化
2018-07-09 09:00:00
  • 丁當4
    丁當4
  • 丁當1
    丁當1
  • 丁當2
    丁當2
  • 丁當3
    丁當3
  • 丁當5
    丁當5
  • 丁當6
    丁當6

7月6日,中國平安人壽董事長兼CEO丁當在出席第三屆國際保險節時發表題為《中國壽險:新機遇與好文化》的主題演講,深入闡述了行業未來“黃金二十年”及“保險科技創新”兩大機遇,以及新時代壽險需要的“好文化”、對構建“好社會”的應有貢獻。

 


丁當指出,處于“黃金二十年”發展機遇期的壽險業,應積極擁抱新科技,推動行業轉型升級,以實現改善客戶體驗的終極目標。丁當號召壽險同仁繼續秉持保險人的初心,肩負保險的文化責任與使命,為千家萬戶送去保障,并發揮保險慈善力量,為實現“好社會”愿景不懈奮斗。以下為演講全文。


 


各位同仁、朋友們:

 

大家好!很高興就“中國壽險業的新機遇和文化責任”話題與大家分享近期我的一些思考,希望能給大家帶來裨益,也請方家多多指正。

 


機遇之一:黃金二十年

 

首先,我想和大家分享一組數據。

 

上世紀70年代末,中國實施改革開放政策,重新激活了停業20年的保險市場。歷經40年的發展,中國已成長為有全球影響力的保險大國,并有望成為全球第二大保險市場。就人身險而言,2017年,中國(大陸)人身險保費收入已達到2.67萬億元,僅次于美國和日本;21世紀以來,人身險保費收入年均復合增速達到20.7%,遠遠高于全球4.1%的平均水平;人身險密度從2000年的61元/人大幅增長至1543元/人,較2000年提升25倍;人身險深度從2000年的0.99%攀升至3.23%,保費占居民可支配收入的比例達到5.9%。

 

市場上有一種說法,中國保險復業以來,經歷了兩次黃金發展期。第一個黃金十年,是二十世紀90年代的十年,保險代理人營銷體系的引入,驅動保險業高速增長;第二個黃金十年,是21世紀的頭十年,中國加入WTO、銀保等新銷售渠道的開拓成為行業發展的巨大推動力。

 

當前,中國人均GDP已接近9000美元,并即將突破10000美元。世界銀行有研究表明,人均GDP在5000-15000美元區間時,人身險深度會加速攀升;人均收入每上升10%,壽險保費會上升19%。這意味著中國居民的保險意識和保險需求將進一步被激發,我們正處在保險業的第三個黃金十年!而且,我認為,這個黃金期會延續更長,不僅僅是十年,而是超乎所有人想象的“黃金二十年”! 


為什么這么說?

 

首先,中國壽險深度和壽險密度分別為全球平均水平的67.4%和54%,提升空間巨大;其次,我國人身險保障缺口高達37.7萬億美元(約242.7萬億人民幣),人均保障缺口達到94578美元(約60萬人民幣);第三,我國保險業總資產規模為16.75萬億元,占金融總資產比例不足10%,落后于25%-30%國際平均水平。

 

差距意味著增長空間,這表明中國壽險業遠未達到增長的天花板。相比發達市場保險業已經“從搖籃到墳墓”覆蓋到人一生的各個階段,大陸壽險業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。

 

以中國臺灣為例:臺灣是壽險業高度發達的地區之一,其壽險深度從20世紀60年代開始不斷上升。2016年,臺灣壽險深度高達16.7%,居世界第一位;壽險密度也達到3599美元/人(約23825元/人)的高水平。

 

從壽險深度來看,過去十年,大陸壽險保費收入年均復合增速達17.0%。以此增長速度計算,達到臺灣16.7%的壽險深度水平需要20年。

 

從壽險密度看,按大陸壽險保費收入17%的年均復合增速計算,達到臺灣23825元/人的壽險密度水平需要17年。

 

臺灣保險市場演進路徑與大陸市場具有極大的相似性。若以臺灣為追趕標的,大陸壽險業“黃金二十年”具有扎實的現實基礎。有研究指出,大陸壽險保費規模長期空間超過8萬億元,相當于2017年GDP的10%。具體來說,未來二十年,人口結構、經濟發展、消費升級、醫療支出、政策利好等因素將持續釋放保險需求,驅動壽險業持續高速高質量增長。

 

第一,中國老齡化將進一步加快,中產階層進一步壯大,具有保險需求和消費實力的35-54歲人群比例進一步提升,人身險、養老和醫療需求不斷加大。

 

其次,隨著經濟快速發展,我國人均GDP及人均可支配收入不斷增長,人均可支配收入與保險消費水平高度相關,保險消費是未來消費升級的重點風口。

 

再次,隨著醫療費用攀升和撫養負擔加重,居民所承擔的醫療支出不斷上升,社會對重疾險、醫療險有較大需求。

 

最后,個人稅收遞延型商業養老保險等政策的推出,為投保人帶來稅收優惠,保險需求將進一步被釋放。

 

“黃金二十年”機遇難得,我們要充分把握,再接再厲、只爭朝夕,為成就“保險強國”夢想、為中國百姓福祉、為各位同仁事業發展而不懈奮斗。

 


機遇之二:擁抱新科技

 

黨的十九大對金融保險業提出了新要求,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,全面落實服務實體經濟、防控風險、深化改革三項重點任務成為保險業新的工作坐標。2018年,銀保監會成立,保險業監管進入新的歷史方位。在這樣的大背景下,我認為壽險業未來發展表現為五大趨勢:

 

第一,監管趨嚴。償二代實施以來,保險業監管力度更大、覆蓋更廣,覆蓋險企經營管理的各個方面,推動險企合規經營。

 

第二,保險姓保。保險“回歸保障本源”已成為行業共識。險企進入業務結構調整期,將聚焦長期保障型業務。

 

第三,科技應用。金融科技、保險科技正越來越多地運用于保險業,并深刻地改變和重塑傳統保險業的運作發展模式。

 

第四,市場集中。大型保險公司仍將占據主要市場份額,市場集中度高的態勢仍將持續。這將驅動中小險企尋求戰略突破,探索新的發展模式。

 

第五,個險為王。未來,保險代理人渠道仍將是人身險銷售的主要渠道,個人壽險代理人制度仍將發揮巨大作用。

 

下面,我也想和大家探討一下機遇之二——保險科技創新這一熱點話題。我認為,科技之于傳統保險并不是可怕的虎豹豺狼。說到底,保險科技最終仍要服務于保險機構、服務于代理人隊伍。用好新科技,保險行業就會產生新的、源源不斷的驅動力。因此,我的態度是,擁抱科技,擁抱未來。

 

根據我的觀察,科技創新為保險業帶來兩大趨勢:平臺化和智能化。

 

所謂平臺化,就是指重構產品平臺、銷售平臺、服務平臺和風控平臺,借助科技賦能邁向平臺經營,實現降本提效;所謂智能化,就是指實現千人千面的需求挖掘和精準的定制化服務,改善客戶體驗。這兩大趨勢有助于解決傳統保險業的四大痛點:

 

1、就產品痛點而言,基于云計算、人工智能的大數據保險科技,可以實現產品的差異化定價;保險代理人還可以根據客戶數據分析客戶需求,精準推薦保險產品。

 

2、就渠道痛點而言,借助移動互聯等技術,可實現多場景、多平臺的傳播、查看和交易;互聯網技術將產品銷售自然嵌入用戶生活和商業場景,讓銷售像呼吸一樣自然。例如,代理人可以通過各類社交APP將保險資訊傳達至客戶,讓客戶線上就可以購買產品和服務。

 

3、就服務痛點而言“互聯網+”更加注重用戶體驗,可以實現先服務后銷售,建立起獲客、積累和轉化的閉環。人工智能、大數據等技術為投保、理賠、保全等流程帶來智能化革新。例如,一些保全服務可以直接在線完成,這將幫助代理人極大提升服務效率。

 

4、就風險防控而言,運用大數據、云計算等技術可以精準識別并控制風險,如建立理賠智能風控管理平臺,高效識別理賠欺詐風險。

 

一言以蔽之,保險科技正推動保險業在產品、渠道、服務及風控等方面持續提升,在重塑傳統保險業的同時,與傳統保險業優勢互補,共同促進行業轉型升級,最終實現改善“客戶體驗”的終極目的。

 

機遇之三:好文化與好社會

 

銷售保險,讓保險走進千家萬戶,需要去和客戶溝通。很多人就認為這是在“求人”,我不這么簡單地看。我認為要看你是用什么方式、用什么初心去溝通。如果是以專業的能力、友善的態度去做保險,以“文化情懷”去做保險,那就是“救人”,而不是求人。“救”字里面就有“文”字,有文化地去“求人”,就是“救人”!

 

800萬壽險同仁如何存續?如何行穩致遠?我認為最核心、最根本的一條就是擁有“好文化”。有了好的文化,才有好的道德,才能把好文化、好道德作為思想武器,代理人隊伍就能在展業、銷售、服務客戶的過程中更有底氣和幸福感。

 

圣雄甘地曾經說過,有七樣東西可以使人類毀滅,其中就包括“沒有道德的商業”。保險的本質恰恰是最具有道德的商業模式,保險天然是一種慈善文化,是一種好文化,是最講“德”的!保險從誕生到發展,一直具有互助、補償的慈善特性和因子。現代保險,通過商業形式,把眾人的錢聚集起來互濟互助,一旦有人遭災受難,保險公司就會給予救濟與補償。保險是商業形式下的慈善,是人類最偉大的發明之一,內含著人類對同類最深切的關愛和最深刻的悲憫,這當中體現的大愛與責任,極具佛陀的慈悲性。“我為人人、人人為我”,如果能看透保險的慈善本質,深信保險的慈悲性,把這種信念刻入骨髓、融入血脈,我相信,每位保險同仁在銷售保險時,都會更加虔誠的善待客戶、善待自己從事的這份偉大事業。

 

不管是保險銷售者,還是購買者,都有“三重境界”。第一重境界,為己所用,即給自己買保險,但是容易單純計算回報,老想著“買了重疾險如果不得病,不是虧了嗎”。第二種,為親所用,即通過保險讓配偶和子女父母受益,這是一個成年人的責任和擔當,體現的是家庭的“小愛”。第三種,為人所用,即保險是一種捐助,即使自己用不到,但能夠救助素不相識的他人,這是一種“不著相”布施,是一種大愛。“為人所用”的境界把保險慈善文化本質反映得淋漓盡致。

 

這三種層次,從低到高,它們是:功利境界,道德境界,天地境界。大家可以看看,自己處在第幾種境界?我們離最高境界還有多少路要走?

 

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席勒曾指出:“金融并非為了賺錢而賺錢,它的存在是為了幫助實現社會的目標。如果金融不負眾望,那么它就是幫助我們實現好社會的最佳手段。”

 

什么是新時代的“好社會”?習近平總書記說過:“我們的人民熱愛生活,期盼有更好的教育、更穩定的工作、更滿意的收入、更可靠的社會保障、更高水平的醫療衛生服務、更舒適的居住條件、更優美的環境,期盼著孩子們能成長得更好、工作得更好、生活得更好。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,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。”習總書記勾勒出了中國新時代“好社會”的藍圖,這也是我們保險人的奮斗目標

 

我們做好本職工作,為客戶送去更完善的保障,讓每一位國民都擁有抵御風險的能力,當不幸來臨時,可以通過保險為家庭帶來救助和慰藉。這也是保險人的初心和使命。因此,我們要不忘初心,盡職盡責,踐行對客戶、對行業、對社會的承諾。把保障送去千家萬戶就是在身體力行創造好社會

 

僅僅做這些還遠遠不夠。800萬壽險同仁,相當于每170個中國人里就有一位壽險代理人,這是不能小覷的力量。作為一個人,當靈魂跟上肉體時,會處于一種非常幸福的境界;作為一個企業,當服務社會的使命感超越僅僅賺錢的目的感時,會非常穩健地走向基業長青的坦途上;作為一個800萬人的群體,當“愛與責任”的初心勝過僅僅賺取傭金時,這樣的群體就是一個偉大的團體,具有改變世界的力量

 

一段時間以來,社會上出現了一些震驚世道人心的惡性事件,比如2004年馬加爵案件、2008年楊佳襲警案件、2011年海歸機場刺母案,包括剛剛6月28日上海浦北路發生的持刀砍人案件。這些案件的發生,都有深刻的社會背景,動用威權震懾無法從根本上解決問題。人們只有形成彼此關心、守望互助的良好社會氛圍,營造一個更具善意的好社會,才能從根本上降低這種事件的發生幾率。

 

如果800萬壽險同仁能夠發揮力量,為貧困的地區送去救助,為缺乏教育資源的孩子送去知識,為遭受災難不幸的人們送去關懷,為社會公平公正貢獻力量,通過“善行”傳達“善念”,重建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與關愛,在全社會營造濃郁的“人文關懷”氛圍,我相信我們就能有效化解社會的戾氣,離構建“好社會”的愿景更近一步!

 

事實上,發揮保險慈善力量,傳遞社會正能量,我們壽險業一直在路上:

 

中國人壽通過慈善基金會等組織形式,開展濟困、扶貧、賑災、助殘等活動;太平洋人壽連續23年開展上海兒福院公益活動;泰康人壽在全國范圍內捐助敬老院,讓更多的老人得以安享幸福晚年;中國人保開展救濟性捐贈、殘疾人救助等公益活動;太平人壽為貧困學校捐贈圖書、書架、電腦等愛心物資;新華人壽為超過32萬名環衛工人送去保障與溫暖。

 

平安人壽近幾年則一直倡導以健步健走和閱讀捐書為主體的“新生活運動”。通過號召公眾參與健步行,強健國人體魄,助力“健康中國”建設;通過鼓勵百萬代理人、廣大客戶籌書捐書,實現好書向鄉村學校的流轉,達到志智雙扶,精準扶貧,改變鄉村的落后面貌的目的,助力“書香中國”建設。

 

截止目前,“平安有約健康行”影響人次已超過3億;“幕天捐書” 已寄送出超過112萬本書籍,幫扶逾25萬名學生。今年,平安人壽還將全力推動“千城萬區”公益行動,希望籌集1000萬冊圖書,幫助592所貧困縣的100萬鄉村少年開啟智識,向善向上,擁有更光明的未來

 

各位同仁,保險既是解決困厄的慈善事業,也是創造“好社會”的助推器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,“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,就是中華民族近代以來最偉大的夢想。”保險人的使命與偉大的中國夢一脈相承。只要我們信仰保險慈善文化,身體力行弘揚保險的“好文化”,不斷夯實自己的專業技能,以客戶為中心,將“簡單便捷、友善安心”的保險服務送到千家萬戶,我們必能走得更穩、走得更遠,我們保險人就必能人民幸福、社會文明、國家富強、民族復興做出自己應有的一份貢獻

 

不忘初心“保險夢”,同心共筑“中國夢”!

謝謝大家



關閉
内蒙古11选5前三直遗漏